图片之家杂谈
当前位置: 图片之家 > 看杂谈 > 杂谈 >

橙皮糖

杂谈 更新时间:2017-09-13 移动版浏览 编辑:adou

   在我老家屋后,有两棵橙树,每年树上都会挂满果实。

   橙是野生的,橙肉很酸,母亲把它们挑到集市上卖,人们只买橙皮熬糖,没人要橙肉。母亲只好把橙皮剥下来贱卖,然后再从小店买上一大碗亮晶晶的橙皮糖,拿回家给我们吃。

   外婆和我都特别喜欢吃酸甜醇香的橙皮糖。母亲说:“娘,您那么喜欢吃,要不,我们自己来做。反正这两棵大橙树结出的酸橙,也卖不了多少钱。”外婆一听,自是欢喜地应允。

   制作橙皮糖需要橙皮、谷芽粉末和红薯熬制的糖浆。等到次年橙树结果,要将橙皮剥好、洗净、晾干;把瘪谷放在小箩筐里,淋温水,催谷芽,晒干研成粉末备用;红薯则需等到霜降后挖出,放上几天,就特别香甜了。

   最花时间的要数洗橙皮。橙皮要先用水泡软,然后放进竹篓,浸在池塘的浅水处,用脚去踩,踩几下,把橙皮翻过来,再踩一踩。这样,才能去除橙皮的苦涩味。踩橙皮时最有趣,我不是往母親身上泼些水珠,便是往外婆脸上溅些水花。外婆嗔怪我,用力捉稳竹篓,怕我滑进池塘。母亲则扬起手,一边装模作样地拍打我白嫩的小脚丫,一边说:“就你这小丫头顽皮,你看哥哥比你老实多了。”踩了一下午,母亲拿起一块橙皮,用清水洗净,尝了下,递给外婆说:“娘,您尝下,好像没有苦味了。”外婆说:“拿回家用井水再揉两次就行了。”

   接下来,是熬糖。母亲会把红薯放进大锅里煮熟,再抱一捆新竹条,用力将锅里的红薯插烂。这时母亲会叫父亲帮忙,父亲很不情愿地说:“为了吃这橙皮糖,忙活了一天还没忙完,你们也不嫌折腾?”母亲抹着汗,笑着把竹条递给父亲说:“快点,咱娘和孩子们喜欢吃。”

   等红薯浓稠至糖汁状,需用布滤掉残渣,把谷芽粉末撒到糖汁里搅匀,用小火温着。第二天,把橙皮倒进去,略加温,来回翻滚让橙皮均匀地沾上糖汁。当橙皮成了晶莹剔透的黄色,细软、甘甜又带些许苦味的橙皮糖便做好了。

   橙皮糖晾凉后,除了给自家人解馋,母亲还会给左邻右舍、亲戚朋友都送上一些。这个一小碗,那个一大碗,等给大家都送完,家里便所剩不多了。即便是这样,只要有人从家门前经过,母亲还是会很热情地给她们盛些橙皮糖。秋末冬初,只要有人来我家,第一句话便问,“还有橙糖不?” 多年过去,母亲不在了,我再也没吃过橙皮糖。跟亲戚邻居聊天,她们都会说,“好想你妈做的橙糖,街上卖的,都没那个味道,没你妈做的好吃。”

   ……

   “妈,谷芽是做什么的?”

   “甜的,可当白糖!”

   “妈,为什么用红薯熬橙糖?”

   “红薯有营养,对身体好,还甜香柔润!”

   与母一别九年,儿时的话犹在耳边。我常常于不经意间,怀念母亲做的橙皮糖。

   图片/本文来源:《食品与健康》杂志

分享:
排行榜 推荐 聚焦 笑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