图片之家社会新闻

杀妻藏尸冰柜后,他刷卡10余万旅游,用妻子身份证与异性开房

社会新闻 更新时间:2017-11-30 移动版浏览 编辑:tpzj

朱晓东杀害了妻子,并将其藏于冷柜中冷冻了三个多月。这三个多月时间中,朱晓东一人分饰两角,营造出杨俪萍仍然在世的假象。他模仿杨俪萍的语气发朋友圈,在微信上与杨的亲友进行文字互动。但对于语音聊天、电话通话等,他均以手机故障、无法进行语音交流为由搪塞过去。

▲杨俪萍生活照。图片来自网络

新京报记者王翀鹏程王巍王煜编辑滑璇李骁晋校对陆爱英

2017年11月29日上午9:30分,“杀妻藏尸”案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。被告人朱晓东当庭承认,自己杀害了妻子杨俪萍,并将其藏于冷柜中冷冻了三个多月。

早上8点,杨俪萍的亲属早早来到法院门口。他们订做了统一的服装,白色长袖T恤衫上写着四个黑色的大字“杀人偿命”。

“我的女儿可惜啦!”杨俪萍的父亲杨敢连有些激动。

此前,杨、朱二人的父母均以证人身份接受过警方询问。因证人不得旁听庭审,故四位老人均无法进入今天的庭审现场。杨俪萍的表姐、叔伯等5人作为家属代表旁听了庭审。

上午九点半,朱晓东被法警带进法庭。他身穿一件深蓝色单衣,身形消瘦,面容清秀。面对公诉人和原告代理律师的提问,朱晓东面无表情,回答简短,声音微弱。

在这场诉讼中,杨俪萍的父母不要求任何经济赔偿,只求判处朱晓东死刑。

朱晓东在庭上表示,“我对不起杨俪萍,对不起父母,希望法庭依法判决,告慰我亡妻的灵魂,我愿意接受法律的一切制裁。”

▲朱晓东生活照。图片来源于网络

━━━━━

最文静的“乖乖女”

杨俪萍中长发,青蓝色T恤外面套了件灰色针织衫。她有点紧张,不时抬起头撩一撩额前的刘海。

这是一段3年前上传的公开课视频,当时,杨俪萍是小学语文老师。在这节名为《尊严》的小学优质教学实录课上,她声音轻柔,不时跟台下学生互动。

▲小学语文老师杨俪萍的优质教学实录课。视频截图

在父亲杨敢连的记忆里,女儿杨俪萍从小是家人心中的“乖乖女”,上海小囡,成绩优异。2009年,她从上海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后,考取教师编制,成为重点学校——上海市晋元高级中学附属学校的教师,月收入万元左右。

她过着学校到家的两点一线生活,圈子简单,所接触的人,无非是学生、家长和同事。“永远是我们中最文静的那一个,安安静静看着我们闹。”一名生前好友杨俪萍表示。

朱晓东则在10岁时,父母离异。此后,母子二人住在虹口区一间30多平米、位于4楼的房屋内。

自小成绩平平的朱晓东,初中毕业后入读上海市南湖职业学校。2006年,他进入上海东方商厦,成为一名店员。此后,朱晓东辗转多个商场,干过摆货、销售,有时做上几个月便辞职,收入也一直不稳定,通常在4000多元。

“夜店、酒吧,这些消费不菲的场所他都门清”,朱晓东曾经的同事回忆。

▲朱晓东与杨俪萍的合影。图片来源于网络

一张合照上,朱晓东梳着偏分,看起来很精神。杨俪萍中分长发,依偎在他肩上。

关于二人相识的情况,据成都商报报道,朱晓东在商场做理货员时,偶然看见正在逛街的杨俪萍,随后对其展开追求。2014年初,两人与好友一起去无锡旅游,恋情才第一次在朋友间公开。

▲上海“杀妻藏尸案”嫌犯供述作案细节,3D还原案发过程。新京报动新闻出品(ID:xjbdxw)

━━━━━

婚姻与战争

2015年底两人结婚。婚后,朱晓东的母亲从虹口那间30平米的小屋搬离,夫妻俩住了进去。

杨俪萍爱小动物。上学时,寝室进了小虫子,她会捉住,然后送到窗边放飞。家里养的猫死了,她专程送去火化,并将骨灰坛放在书柜上。

朱晓东也喜欢小动物,不过是蜥蜴、蛇、蜘蛛、青蛙等。养在玻璃柜里,一个一个码好,占据家里半面墙壁,还安装了监控。案发前,他养了超过20条宠物蛇。这些动物都以老鼠为食,因此他又单独开辟一片区域养活鼠,定期投喂。

杨俪萍循规蹈矩,朱晓东则时常做些在常人看来“离经叛道”的事。

他曾辞去工作“消失”一段时间,事后才知道去了西藏。按杨俪萍身边人的说法,朱晓东种种另类的行为,对生活平淡的杨俪萍而言,都具有很强的吸引力。

杨俪萍受朱晓东影响,也在慢慢改变。她的朋友发现,杨俪萍开始喜欢日本摇滚乐手、造型另类的MIYAVI;在手臂纹身。

但两人依然不时争执。另据红星新闻报道,朱晓东在庭审中提到一段维持了半年的婚外情,从婚前一直持续到婚后,直到被妻子发现。当时他曾向妻子承诺要和她好好生活,并写下保证书:“保证只有你一个,保证再也不和别人发消息,不会和别人联系,手机每天都可以给你看,手机记录随时可以去查,每月一号。”杨俪萍去世后,家人发现一张手写的字条,字迹歪歪扭扭。

但过了不到三个月,他再次出轨。

▲杨俪萍生活照。图片来源于杨父微博

━━━━━

杀妻

朱晓东在庭上表示,二人经常因情感纠纷和家庭琐事发生争吵。2016年10月15日,他与妻子去了杭州,因为没订到满意的酒店发生不快,次日回沪后仍在争吵。至10月18日一早,两人起床后仍有争吵,他让妻子不要再说了,并掐住其脖子,几分钟发现她没有了呼吸。

之后,朱晓东用被套把尸体包起来放进冰柜,并放了些生活用品及其他东西做掩盖,“这样做一是不敢面对,二是怕人发现。”他供述,之后出去转了一圈,回来把床上的床垫丢到小区垃圾房。

其实,这台冰柜是朱晓东在2016年9月新买的,放在阳台上,原来的冰箱已经放满了。

他在庭上供述,购买冰柜是为了冻活鼠,饲养家里的蜥蜴和蛇。“蜥蜴平均3天要喂一只老鼠,蛇一周吃一只老鼠。要买活的,然后放入冰箱冷冻”。

他还用杨俪萍的手机给自己转账3万元,用她的信用卡透支消费10余万元,独自去海南、南京、韩国首尔等地旅游挥霍。其间,他还拿杨俪萍的身份证,与其他女性在外开房。

除了旅游,朱晓东称自己大多时间都待在家里。这三个多月时间中,朱晓东一人分饰两角,营造出杨俪萍仍然在世的假象。他模仿杨俪萍的语气发朋友圈,在微信上与杨的亲友进行文字互动。但对于语音聊天、电话通话等,他均以手机故障、无法进行语音交流为由搪塞过去。当杨母等人提出见面、探望等要求时,他便以杨的口气回复称正在外地旅游,无法见面。

由于今年2月1日是杨俪萍父亲60岁的生日,夫妻俩原本打算去祝寿,朱晓东表示自知掩盖不住,曾试图在阳台上吊自杀,之后在父母劝说下投案自首。2017年8月3日,朱晓东因涉嫌故意杀人罪,被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提起公诉。

▲案件在上海二中院开庭审理。受访者供图

━━━━━

“还女儿一个公道”

杨敢连第一次见到女儿的遗体时,皮肤组织严重受损。杨俪萍的父亲杨敢连提供的验尸报告显示,杨俪萍死于“机械性窒息”。由于在零下十几度的冰柜里冻了3个多月,法医均无法正确判断具体的死亡时间。

2017年2月,杨敢连托了关系,才见到躺在塑胶袋中的女儿。杨敢连看了一眼,伸手拉上了袋子上的拉链。他走出太平间,向其他亲属摆摆手:“别看了,没法看。”

在今天的庭审中,公诉检察官介绍,这是发生在家庭内部的一起杀人案,朱晓东错误地采取故意杀人的方式来处理家庭矛盾,不仅伤害了他和被害人的家人,也给社会造成负面影响。他的行为后果已超出家庭矛盾范畴,应当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。

朱晓东没有过多地为自己辩护,他对杀死妻子十分后悔。“辜负了大家,如果可以选择,愿意用自己的生命换回亡妻”。他在最后陈述时表示。

朱晓东的代理律师表示,朱晓东有自首情节,积极配合司法机关调查取证,认罪悔罪,应慎重判处死刑立即执行。此外,这个案子是因家庭琐事引发,因此不认为朱晓东杀妻是有预谋的,“应该是激情杀人”。

公诉人则认为,朱晓东所犯故意杀人罪情节恶劣,社会危害极大,罪名一旦成立,最高处罚是死刑。虽然他在案发后自首归案,但量刑时不足以从轻或减轻处罚。

根据检方指控,朱晓东杀人时间是去年10月18日。而杨俪萍家人委托的律师严瑾洁告诉新京报记者,在今天庭审中,最重要的一个问题确认:作案时间是10月17日。

庭审现场,朱晓东提到,自己杀害妻子后,马上从她的银行卡内转账3万元。但从转账记录上看,时间是10月17日。

“根据各项证据,法庭审理基本确认作案时间是10月17日。”严瑾洁律师表示,虽然只相隔一天,但朱某先杀人后转账的行为更加合理,也说明朱晓东在杀人后状态十分冷静,不是一时激情杀人。

据媒体报道,朱晓东曾在2016年8月底,网购过六七本关于死亡现场、死亡启示类的书。9月中下旬又从网上买了冰柜,“虽然不知道具体的送货时间,但应该是在十一之前。”杨敢连说。长长的购物单还显示,11月17日,朱晓东曾购买过一个摄像头,就安装在冰柜对面的墙上。

严瑾洁律师说,从目前的几本书籍内容分析,朱晓东的作案手法和购买冰柜及摄像头的时间,“与书中案例的时间非常相似,可见应该是预谋杀人”。

法官未当庭宣判。新京报记者从家属方面了解到,杨俪萍的父母并没有提出刑事附带民事赔偿,他们只希望严惩凶手,还女儿一个公道。

分享:
排行榜 推荐 聚焦 笑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