图片之家明星绯闻

“鹿系少女”王鹤润:角色住在我心里

明星绯闻 更新时间:2017-09-13 移动版浏览 编辑:adou

   一、 谁的青春不迷茫

   星讯:你凭借《谁的青春不迷茫》这部电影中的陆田甜一角而被观众熟知,你曾经对青春感到过迷茫吗?

   王鹤润:刚入大学时还挺迷茫的,我当时是以第一名的成绩考进中国传媒大学文艺编导专业的,但进来以后我发现可能自己跟这个专业不是很适合,那段时间总是在徘徊,我到底应该做什么?到底适合什么、擅长什么?挺纠结的。后来虽然也没有换专业,但大三开始拍戏,同学们说我“转表演系”了,可以说学习的重点变了,像我们很多同学都是幕后工作者,我就去台前了。

   星讯:电影中陆田甜在她的青春里勇敢地剃了个光头,你在自己的青春里做过最疯狂最勇敢的事情是什么?

   王鹤润:最疯狂的事就是当时没有听我父母的,而是选择考传媒大学,包括选择艺术类院校,进编导专业。这算是一件比较勇敢的事情。我父母都是公务员,对我管得很严。我爸特想让我学金融专业,考中国政法大学,我高中时已经被保送中国政法大学了,但我拒绝了。我挺骄傲的,我的前途要自己选。

   星訊:我想知道为角色剃光头这事,你有纠结过吗?

   王鹤润:我记得当时剃头这事家里人足足纠结了两天,全家所有人都反对。因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嘛,而且我从小留长发,他们很难接受我光头的样子。我爸想的比较远,说你为这个戏剃了头以后,回到学校怎么生活?过年回家我怎么带你串亲戚?然后我爸就去跟我们制片人谈。他俩当时在黑暗当中抽着烟,你一句我一句,爸爸说我姑娘这个头不能剃,制片人说不能不剃。然后说戴头套行不行,后期做特效行不行,说也不行。最后我爸跟我说,你答应我不剃,我说行,然后他回去上班了。他走了以后我自己跟制片人说:剃!

   就这个过程,自己挣扎过,但我从接触到这事的时候就特别兴奋。从心理学角度来说,如果一个人面临一件特别难选择,或者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事情,即使它危险系数很高,但可能会让人很兴奋。我从小到大都没剪过短发,一直想试一下,终于有这么一个机会可以改变一下,我就想抓住它,结果发现好像还真的改变了我很多东西。我看着乖,但其实思想上还挺独立的,能自己拿主意,还是有一点叛逆在性格里面。

   二、 氧气女神真学霸

   星讯:你认为爱情是?

   王鹤润:爱情应该是既互补又相似,要有凹凸哲学,我觉得太像的人在一起会有矛盾,所以俩人一定要有互补之处,然后性格上就会你推我让,生活习惯也相符。

   星讯:面对爱情,你觉得自己像《一路繁花相送》中敢爱敢恨的辛辰,还是《凉生,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》中坚守等待的金陵呢?

   王鹤润:更像辛辰。很感性很直接,有什么情绪就会表达,然后敢爱敢恨,所有的情绪都会写在脸上,我是这种。金陵很隐忍,她情绪有波动,都会自己忍着。这两个角色在爱情上是完全极端的,一个是如果你不跟我在一起,我可能会毁了你,或者是我会做出一些事,不让你走。另一个是成全对方,为了对方的幸福,默默地离开。我在生活中不是这两种类型的,但是会更偏辛辰一点,但没那么极端。

   星讯:大家都称你为“中传校花”“氧气女神”,你怎么看待这些标签?

   王鹤润:这个可能还是我剃光头之前的标签吧,谁给我起的我都不知道。氧气可能我是理解的,相比于现在大家广泛意义上的一些美女来讲,可能会天然一些,我觉得蛮好的,谢谢他们给我起这么一个正能量的称号。女神就……反正之后就不再是女神了,尤其是不再留长发后。

   星讯:都说你是名副其实的学霸,是如何做到演戏和学习两不相误的?

   王鹤润:从小到大,我一直是班里最活跃的一个,高中时的艺术节、话剧节等活动,我都会去做主持,我小时候是个谐星,会演小品讲相声还会打快板,每一个能展示自己的地方都有我。我觉得我属于笨鸟型的,要用比别人更多的时间去把事情做完。我还挺高效的,充分利用时间,比如刷牙的时候还会背两个单词,走路上学的时候在背古文,时间利用得还挺好,现在养成了习惯,也会这样高效地利用时间。

   星讯:你觉得剪短发以后的你更贴近哪一种气质呢?

   王鹤润:我记得当时我剪了寸头之后,拍了一组照片,很多人说觉得挺像王菲的。我觉得短发能把一些东西突出出来,更贴合灵动、个性的气质吧!

   星讯:会刻意减肥吗?

   王鹤润:我是必须要常年锻炼的,因为我有点易胖体质。我如果不锻炼的话,就会看着有一些浮肿。长年跑步,然后做高温瑜伽,也跳舞。小的时候跳民族舞和古典舞,现在是学街舞。总之要一直动起来,热量消耗了才能保持体形。

   星讯:你的个人微博上,常有影评、书评,在很多人看来是文艺女神,你个人如何定义“文艺”?

   王鹤润:文艺啊!现在还轮不上,以后坚持下去,也许会往这个方向发展和努力。因为我本身是编导专业,要求必须要看至少200部电影。那个时候看了很多好片名片,也写了很多影评。后来这个习惯就延续了下去。这些只能算个人的一些感悟,希望将来我能变得文艺一些。

   三、 表演对我来说是生活

   星讯:接下来有哪些新作品即将和大家见面呢?

   王鹤润:电视剧《一路繁花相送》,我饰演的是少女辛辰;电视剧《凉生,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》,我饰演的是女二号金陵;电视剧《如懿传》,我饰演柔淑长公主;前不久刚刚杀青的蒋家骏导演的古装悬疑爱情剧《艳骨》,我饰演女一号静姝。

   星讯:即将上映的古装戏《如懿传》是你首次尝试古装扮相吗?有什么不一样的感受?

   王鹤润:最不一样的就是古代人和现代人的说话方式,还有就是因为我演的是甄嬛的女儿,皇上的妹妹,跟邬君梅老师和霍建华老师对戏。刚开始我觉得我跟其他演妃子的人没什么两样,但导演一直就说你是高贵的公主,是皇上的妹妹,皇后的女儿,你跟妃子不一样。当时有一场戏是皇后办寿,那是我刚进组拍的一场,我一点都不在状态,导演急了,我就拼命找感觉,调整状态,最后才把那种血缘之亲演了出来。

   星讯:一次毕业,一部戏的杀青,这些都面临着告别,你如何来应对生命中的这些“告别”?

   王鹤润:我是个比较多愁善感的人,所以我从小到大特别难以面对的,就是告别。小到我家里人送我去北京读书,他们在火车站,在窗外,跟我招手。我不能看他们,如果看的话,就会止不住地想流眼泪。大到每一部戏的杀青或者是从学校毕业了,我觉得生命中遇到的每一个人对我来说都很重要,所以面对告别的时候,就会觉得这一段生活没有了,你形成一段时间的这种长期的生活习惯,一下子就不在了,会觉得心里很空。我觉得就像雷蒙德·钱德勒在《漫长的告别》里的一句话:每一次告别就是死亡的一点点。对我来说,可能就是这样。所以,在一起的时候要更珍惜。

   星讯:你觉得表演对于你来说是什么?

   王鹤润:可能对很多人来说是职业,但对我来说是生活。演一个角色,体验这个角色的人生,把它研究透了以后,在一段时间里演这个角色的时候,会变得很像她。演完戏回家之后,家里人都觉得我比原来沉稳了,或者是更能帮家里人分担了。都有成长,会吸收每个角色的特点到自己身上,所以对我来说就是过不同的人的人生,是一种生活,我很喜欢。

   本文整理自“星讯”明星资讯公众号

   责编/樊婷

   E-mail: fantingbl@163.com

   图片/本文来源:《伴侣》杂志

分享:
排行榜 推荐 聚焦 笑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