图片之家明星绯闻

全家总动员,帮潘长江疗治“嫁女抑郁症”

明星绯闻 更新时间:2017-09-13 移动版浏览 编辑:adou

   2017年6月1日,喜剧表演艺术家潘长江主演的系列电影《一村之长》在全国公映,又一次为广大观众送去了欢声笑语。鲜为人知的是,独生女潘阳出嫁后,爱女心切的潘长江一度患上了“嫁女抑郁症”……

   他与女婿石磊之间有着怎样的误解?石磊又是如何令岳父的“嫁女抑郁症”不药而愈呢?

   女儿出嫁笑星爸爸落寞

   2012年7月29日,喜剧表演艺术家潘长江的独生女儿潘阳,与新郎石磊在北京举行了盛大婚礼。大家欢声笑语祝新人百年好合,可只有潘长江,从婚礼开始一直哭到婚礼结束……

   潘长江时年55岁,女儿潘阳出生于1983年。2007年,潘阳从解放军艺术学院音乐系毕业进入演艺圈,是小有名气的歌手和演员。女儿迈过25岁门槛,潘长江就开始为她的婚事焦虑,希望女儿拥有幸福归宿。

   2009年,潘长江在深圳拜访老朋友时结识了帅小伙石磊。他大潘阳两岁,出生于北京音乐世家,初中毕业后赴美国学习钢琴。留学归国后,石磊在香港经商。他的外表、学历、家庭背景无可挑剔……这年7月,石磊与潘阳见面了,两人果然一见钟情。而今自己亲自做媒的女婿幸福地将女儿领走了,潘长江却失落了。

   婚礼结束,潘长江携妻子杨云回家。当晚,他黯然在女儿的闺房坐到深夜。杨云几次叫丈夫回卧室休息,潘长江说:“我心里空落落的,讓我再坐会。”独生女儿出嫁,杨云内心的失落远没有丈夫强烈。她安慰道:“老潘,女儿又不是远嫁,还是生活在北京,咱们和她见面很容易。”说着,她将丈夫拽回卧室。

   然而婚后不久,石磊在朝阳区注册成立了江南石肆玉器会所。开业伊始工作千头万绪,潘阳希望多帮丈夫分忧,加之已经怀孕,她很少有时间回娘家。潘长江想女儿了,就黯然神伤。杨云劝丈夫:“女儿大了,迟早要离开父母。咱不能将喜怒哀乐都寄托在晚辈身上。”这道理潘长江何尝不懂?可他就是难以排解女儿出嫁后的落寞。

   潘长江的父亲潘林生、母亲王晶平都是铁岭评剧团的演员,二老退休后在北京定居。一次,赶上潘母过生日,潘长江和妻子过去给母亲庆祝,碰到了许久未见的女儿女婿。一见面,潘长江就责怪女儿:“见你一面太难了。”潘阳嘟着嘴巴说:“爸,我不是忙吗?再说怀着宝宝,我不爱动。”爱女心切的潘长江问女婿:“潘阳不爱动,你为什么不送她回娘家?”石磊默然不语。

   寿宴结束,潘长江向女儿提硬性要求:“不管多忙,以后你每月必须回家住五天。”潘阳答应了。

   隔天,石磊开车将妻子送回岳父母家。那几天,潘阳走到哪个房间,潘长江跟到哪个房间,嘴里还一遍遍问:“石磊照顾你细心吗?”“在家没受委屈吧?”潘阳嫌父亲啰嗦:“爸,你瞎猜什么呀?我过得好着呢!”

   第五天晚上,石磊过来接妻子回家。潘长江埋怨女婿:“你就不会晚一点来接她吗?”石磊轻声解释:“爸,都晚上10点多了。”“那你就不会明天来接她?多住一天怎么了?”婚前岳父性格随和,现在怎么变得有些不近人情?石磊不解起来。

   介入女儿家庭引发冲突

   2013年1月15日,潘阳诞下一个健康男婴,潘长江喜得合不拢嘴,给外孙取乳名“小石头”。潘阳坐完月子,潘长江再向女儿提要求:“我就你一个女儿,感情上与儿子是一样的。爸那边房子宽敞,你们一家搬过来住吧,两代人住一起互相有个照应。”潘阳感情上也依恋父母,答应了。谁知两天后,潘长江开车过去接女儿一家时,潘阳却变卦了:“爸,我们还是住自己家吧,两代人各自有各自的空间好。”潘长江有些不高兴,石磊解释道:“爸,其实是我不想做上门女婿。”这一次,潘长江与姑爷之间有了罅隙,潘长江越发觉得是因为女婿的关系,女儿和自己疏离了。

   儿子小石头满1周岁后,潘阳复出。这时,潘长江执导、主演的喜剧系列电影《毛驴县令》开机。为与女儿多些相处机会,潘长江力邀她加盟。潘阳在该片中出演女主角“李倩茹”,并演唱主题歌和插曲。

潘长江与女儿潘阳
潘长江与女儿潘阳

   在浙江拍戏的3个多月里,潘长江与女儿在宾馆住对门,父女俩每天同进同出。中午围坐在树阴下吃盒饭时,潘长江给女儿掰筷子,拧矿泉水瓶盖。潘阳嗔怪道:“爸,我都做了妈妈,您还将我当小孩子照顾呀?”潘长江冲女儿眨眨眼睛,说:“在爸爸眼里,你永远是孩子,能有机会照顾你,我格外开心。”

   一晃三个月过去,当最后一组镜头封镜时,潘长江感慨地对女儿说:“时间咋过得这么快?三个月好像一眨眼工夫。”急于回北京见儿子小石头的潘阳,回答道:“爸,我倒觉得时间挺漫长的,恨不得一个月就将戏拍完。”无限伤感瞬间涌上潘长江的心头。

   事业、儿子、婚姻,占据了潘阳绝大部分时间和精力,回京后的她仍旧很少回娘家,潘长江内心的落寞愈发深重,他开始编织借口与女儿见面,隔三差五谎称血压高、头晕,让女儿回家看看……

   5月1日,潘长江将女儿一家召集到家里过节。吃完中饭,他对女儿女婿说:“你们年轻,缺乏生活经验,我打算再送你们婚后一程。等石头上了小学,你们真正在婚姻中成长成熟了,爸爸再彻底放手。”潘长江的理由如此温暖贴心,石磊和潘阳找不出理由拒绝,无奈答应了。

   从那以后,潘长江只要在北京,就像钉子一样楔入女儿女婿的生活。事无巨细,他点点滴滴都要过问。石磊不便正面劝说岳父,便在妻子面前唠叨。2014年10月3日晚上,潘长江从国外演出回来,去女儿家给小外孙送进口奶粉。小石头已经睡了,女婿在书房上网,潘阳坐在沙发生闷气。潘长江问女儿:“你怎么了?”潘阳哽咽着说:“石磊最近情绪不对,我给小石头选的早教他不满意,就与我吵。”

   潘长江走进书房,欲与女婿理论。石磊说:“爸,您别干涉我们的生活好不好?”潘阳赶紧进来两边劝,可翁婿还是不欢而散。当晚石磊住在会所,回到自己家中的潘长江则是一夜未眠。

   告别抑郁情绪,收获幸福

   此后,只要潘长江来家里,石磊就找借口躲出去。有时潘阳带儿子回娘家,石磊开车将妻儿送到岳父家小区楼下,调转车头就走。潘阳深爱石磊,她不知该如何化解父亲与丈夫的隔阂,心针扎一样疼。

   石磊诚恳与妻子交心:“以后别让爸爸干涉咱们的生活好吗?很多小夫妻离婚,就是因为父母介入进来造成的。”潘阳告知丈夫:“你的话有道理,我会委婉与爸爸说说。”

   2015年1月6日,潘阳特意回了一趟娘家,委婉说出丈夫的意见。潘长江误以为,是女儿嫌他打扰小夫妻的生活,赌气说:“好,我知道怎么做。”

   此后,潘长江说到做到,不再与女儿联系。随着负面情绪在心中发酵,他易躁易怒,经常失眠。3月中旬,潘长江身体不适越来越明显:他经常头痛头晕,消化不良。3月20日,杨云打电话将女儿女婿叫到家里,小两口陪潘长江来到医院。医生为潘长江做过全面检查后,告诉他们:“潘老师身体没什么大碍,一切不适源于不良的精神状态。”

   与家属交流后,医生明确指出:“潘老师这种情况并不奇怪,在很多独生子女的父母中很普遍。尤其是女儿出嫁后,很多父母陷入亲情空巢的孤独和忧伤中。只不过潘老师爱女心切,‘嫁女抑郁症’更明显。”潘阳夫妇心生不安,医生继续说:“这种症状不需要住院服药,让亲情温暖他,帮他找到新的感情寄托,是最有效的疗法。”石磊和潘阳这才如释重负。

   将岳父送回住处,石磊与妻子商量:“爸爸患上‘嫁女抑郁症’,主要责任在我们。解铃还须系铃人,我们必须还他正常的生活。”潘阳握紧丈夫的手:“你的话说到了我心坎里,咱们一起让爸爸快乐起来。”第二天,石磊携妻子来到岳父家。他真诚对潘长江说:“爸,你和妈妈的厨艺都很棒,我们一家三口想过来蹭饭,以后每月在这边住一周。”潘长江故意问女婿:“你不怕别人说你是上门女婿了?”石磊帅帅一笑:“这种想法太狭隘。”

   然而,女儿一家住够一周离开后,潘长江就掰着手指计算日期,盼望他们早点过来。石磊和潘阳知道,自己与父亲毕竟是各自独立的个体,应各有各的生活空间,岳父必须有自己的精神寄托。2016年1月,石磊送给岳父一副围棋:“爸,围棋是国粹,我教你下围棋吧。”潘长江爽快答应了。石磊教岳父认棋谱,熟悉围棋规则。一来二去,潘长江爱上了围棋。闲暇时光,翁婿俩经常坐在灯下对弈,在黑白之间领略人生方圆。

   3月中旬,北京风和日丽,潘阳送给父亲一副钓具。工作不忙的时候,潘长江经常去十三陵水库钓鱼。回到家,潘长江做了满满一大锅酸菜鱼,然后叫女儿一家过来大快朵颐。

   有了亲情温暖和兴趣爱好,潘长江的嫁女抑郁症不药而愈。他睡眠正常了,脸色出现红润,胳膊和腿有了力气,即便两个月不见女儿女婿,潘长江也不抓狂。他向女儿女婿道歉:“对不起孩子们,爸爸现在才明白过来,不能将感情全部放在儿女身上,那样是给自己和儿女套上枷锁。”石磊回答岳父:“爸,您幸福,我們才更幸福。”

   和谐的翁婿关系,滋润了潘长江的事业。2017年6月,潘长江主演系列喜剧电影《一村之长》不仅在全国公映,他所担当评委的喜剧节目《笑星传奇》更是收视火爆,广受好评。谈及岳父,女婿石磊从内心深处越发敬重他,潘长江也将石磊当亲生儿子一样,两个男人的翁婿浓情,在温馨岁月中流淌……

   编辑/倪萌

   图片/本文来源:《妇女》杂志

分享:
排行榜 推荐 聚焦 笑话